• Ken Robinson | 我们所受的教育,让我们失去了创造力

     

    ★推荐理由:孩子为共同的社会目标而接受统一的教育,这是“一劳永逸”的方法,但孩子的成长是否达成了教育的目的?而在为了共同目的进行的教育过程中,孩子们天生拥有的创造力,是在不断的被禁锢还是在“压迫”中被激发?

    8年间,作为四次登上TED舞台的Ken Robinson,相信很多人都有看过他的TED视频,他倡导对学校系统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并培养孩子创造力,承认多种类型的智力。在2006TED舞台上,Ken发现其实每个人都对教育感兴趣,但是如果你寻访过全球的教育体系,会发现不论哪个国家的公共教育,都是一种按部就班的程序——最终目标是为了考入大学。 造成的后果就是许多有创造力的学生被钝化了。他同时提出,培养人才的三个原则:1.多元性:培养孩子从不同视角认知世界;2.充满活力:原创想法往往来自互动的思考方式,而不是呆板的常规模式;3.个性化:每个孩子都有他们自己独特的天赋和才能,我们一起发现它并促成其实现。

    就如Ken所言,我们无法预知世界五年后的样子,这就是为何我们要让孩子接受教育。用孩子喜欢的方式培养他们,他们才能面对未来的社会。 “我相信对于未来,我们唯一的希望是采用人类生态学的全新定义——重新定义人类能力的多样化。教育体系培养我们的方式正如我们开采地球的方式——以功利为目的我们须重新思考那些最基本的准则也就是我们教育孩子的准则”(点击观看 Ken Robinson 的TED视频

  • Matt Goldman | 从戏剧中“Aha!”时刻中建立成的学校

     

    ★推荐理由:我们常常惊叹于古人的智慧和手艺,那是我们退化了还是“刻意”遗忘了与生带来的创造性?每一位参加过教育的孩子,他们心里一定有一所梦想中的学校,或许是学校的样子,或许是学校里教授的课程...

    1988年,Matt Goldman联合创办了蓝人集团(Blue Man Group),这是一部非百老汇的制作,以其幽默,蓝色的身体涂料和狂野的特技而闻名。 该节目的前提是在某些条件下创造“aha时刻”:惊喜,了解学习和有意思的时刻,频繁和有意而不是随机和偶尔。

    现在,Matt正在努力将从蓝人集团学到的经验教训应用于儿童早期教育,创建蓝学校(Blue School),这是一所用一种跨学科的综合学习方法与之达到相互平衡——平衡学术能力,创造性思维以及自我和社交智能的学校。在蓝学校里,老师、家长和学生是显而易见平等的合作者,他们有意地创造出一个安全的空间,可以产生对学习的一种终身的、愉悦的激情。

    创建这个充满活力的团体,吸引了那些把价值观排在金钱、名誉以及传统之前的人们;对于Matt他们而言,这种价值观是把孩子们的诉求排在前面,给他们提供方法,帮助他们建立一个和谐、可持续的世界

  • Karim Abouelnaga | 重新定义孩子暑期学习体验

    ★推荐理由:社会阶层的差异性,在教育上依旧无法幸免。Karim发现,很多的教育改革,是由同情的方式驱动的。而针对贫穷社区孩子们的暑期班学习,或许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视角和思考。

     

     

    在美国,大多数孩子都有一个非常漫长的暑假,在此期间他们忘记了在学年期间学到的很多东西。 这种“夏季暴跌”影响来自低收入社区的孩子,使他们回到将近前三个月(的学习水平)。调查显示,2/3孩子的成就差距(富裕和贫穷;黑人和白人),可能直接归因于暑期班学习的缺失。TED研究员Karim Abouelnaga计划扭转这种学习的损失。

    在2017TED舞台上,Karim分享了他自身的学习经历,当他在贫穷中度过青少年时期,根本不会有条件去思考上大学这件事。(点击观看Karim Abouelnaga的TED视频 )七年前,Karim开始改革公共教育制度,根据他自己的经历所建立——Practice Makes Perfect并提出如果我们赋予所有孩子权利,询问他们想去哪一所大学,设计一个他们想要参与的暑期学校,彻底消除暑期在知识上的损失和近2/3的成就差距,将会怎么样?